首必讀的樂府詩,哪首最經典? 20

作者:迷上詩詞 / 公眾號:shici787 發布時間:2019-10-24


點擊購買“樂府”本是秦代官署的名稱,漢初設樂府令,掌宗廟祭祀之樂,漢武帝立樂府,制作雅樂,采集民歌,漢樂府民歌內容豐富,反映了當時廣闊的社會生活,藝術上剛健清新,其五言、七言和雜言的詩歌形式,是文人五七言詩歌的先聲,是中國詩歌史上寶貴的財富。至魏晉六朝時,樂府由機關的名稱變為一種帶有音樂性的詩體的名稱,直接影響了我國詩壇的面貌。它不僅開拓出了五言詩的新領域,而且對七言詩、歌行體以至律絕,都起了橋梁的作用。新樂府是指唐人自立新題而作的樂府詩,初唐樂府詩多襲用樂府舊題,但已有少數另立新題,經杜甫、元結、韋應物、戴叔倫、顧況等人的探索,最終出現了韓愈 、柳宗元倡導的古文運動和白居易、元稹倡導的新樂府運動。天馬二首·其二【漢】劉徹天馬徠,從西極,涉流沙,九夷服。天馬徠,出泉水,虎脊兩,化若鬼。天馬徠,歷無草,徑千里,循東道。天馬徠,執徐時,將搖舉,誰與期?天馬徠,開遠門,竦予身,逝昆侖。天馬徠,龍之媒,游閶闔,觀玉臺。注 釋:
徠,通“來”。
出泉水:漢人以為千里馬是龍種,所以幾次獲得駿馬,都說是出自水中。
虎脊兩:指馬有雙脊梁,皮毛顏色如同老虎。
化若鬼:指天馬能任意變化,如同鬼神。
無草:這里指沒有草、不生長草的地方。
循:順著,沿著。
執徐:指日期。太歲在辰曰執徐。
這里是說天馬在辰年來到。
將搖舉:將奮翅高飛。
竦:同“聳”,高高地飛躍。
龍之媒:這里是說天馬是神龍的同類,現在天馬已經到來,龍就一定會來了。后人因此把駿馬稱為“龍媒”。
閶(chānɡ)闔(hé):天門。
巫山高
【漢】佚名巫山高,高以大;淮水深,難以逝。我欲東歸,害梁不為?我集無高曳,水何湯湯回回。臨水遠望,泣下沾衣。遠道之人心思歸,謂之何!注 釋:
巫山:在四川、湖北兩省交界邊境。
高以大:高而且大。以,連詞,相當于“且”。
淮水:即淮河,源出于河南桐柏山,流經豫、皖等省至江蘇入洪澤湖。
逝:速。這句說水深且流急。
害梁不為:害,通曷,作“何’’解。梁,橋。這句說,為何橋也不架?
我集無高曳:集,濟。高曳,當作篙枻。高,撐船用的竹篙;枻,船槳。湯湯,大水急流的樣子。回回,水流回旋的樣子。
何:奈何。將進酒【唐】李白君不見,黃河之水天上來,奔流到海不復回。君不見,高堂明鏡悲白發,朝如青絲暮成雪。人生得意須盡歡,莫使金樽空對月。天生我材必有用,千金散盡還復來。烹羊宰牛且為樂,會須一飲三百杯。岑夫子,丹丘生,將進酒,杯莫停。與君歌一曲,請君為我側耳聽。鐘鼓饌玉不足貴,但愿長醉不復醒。古來圣賢皆寂寞,惟有飲者留其名。陳王昔時宴平樂,斗酒十千恣歡謔。主人何為言少錢,徑須沽取對君酌。五花馬,千金裘,呼兒將出換美酒,與爾同銷萬古愁。木蘭辭【南北朝】佚名
唧唧復唧唧,木蘭當戶織。不聞機杼聲,惟聞女嘆息。問女何所思,問女何所憶。女亦無所思,女亦無所憶。昨夜見軍帖,可汗大點兵,軍書十二卷,卷卷有爺名。阿爺無大兒,木蘭無長兄,愿為市鞍馬,從此替爺征。
東市買駿馬,西市買鞍韉,南市買轡頭,北市買長鞭。旦辭爺娘去,暮宿黃河邊,不聞爺娘喚女聲,但聞黃河流水鳴濺濺。旦辭黃河去,暮至黑山頭,不聞爺娘喚女聲,但聞燕山胡騎鳴啾啾。
萬里赴戎機,關山度若飛。朔氣傳金柝,寒光照鐵衣。將軍百戰死,壯士十年歸。歸來見天子,天子坐明堂。策勛十二轉,賞賜百千強。可汗問所欲,木蘭不用尚書郎,愿馳千里足,送兒還故鄉。
爺娘聞女來,出郭相扶將;阿姊聞妹來,當戶理紅妝;小弟聞姊來,磨刀霍霍向豬羊。開我東閣門,坐我西閣床,脫我戰時袍,著我舊時裳。當窗理云鬢,對鏡帖花黃。出門看伙伴,伙伴皆驚忙:同行十二年,不知木蘭是女郎。
雄兔腳撲朔,雌兔眼迷離;雙兔傍地走,安能辨我是雄雌?梅花落【南北朝】鮑照中庭多雜樹,偏為梅咨嗟。問君何獨然?念其霜中能作花,露中能作實。搖蕩春風媚春日,念爾零落逐寒風,徒有霜華無霜質。注 釋:
中庭:庭院中。
作花:開花。
作實:結實。
爾:指雜樹。
華:通“花”。
霜質:本指梅花的抗寒能力,借喻抵抗艱難惡劣環境的本質。公無渡河【唐】李白黃河西來決昆侖,咆哮萬里觸龍門。波滔天,堯咨嗟。大禹理百川,兒啼不窺家。殺湍湮洪水,九州始蠶麻。其害乃去,茫然風沙。被發之叟狂而癡,清晨臨流欲奚為。旁人不惜妻止之,公無渡河苦渡之。虎可搏,河難憑,公果溺死流海湄。有長鯨白齒若雪山,公乎公乎掛罥于其間。箜篌所悲竟不還。注 釋:
憑:徒步渡過河流。
罥(juàn):懸掛。薤 露【漢魏】曹植天地無窮極,陰陽轉相因。人居一世間,忽若風吹塵。愿得展功勤,輸力于明君。懷此王佐才,慷慨獨不群。鱗介尊神龍,走獸宗麒麟。蟲獸猶知德,何況于士人。孔氏刪詩書,王業粲已分。騁我徑寸翰,流藻垂華芬。注 釋:
天地無窮極:指天地永恒存在,沒有終極的時候。
陰陽轉相因:寒暑陰陽相互更迭。
忽若風吹塵:這里指人生短促,好像風吹起塵土。
展:舒展,發揮。
輸力:盡力。
王佐才:足夠輔佐帝王的才能。
慷慨獨不群:指卓越不凡,不同流俗。
鱗介:指長有鱗甲的魚和蟲。這兩句是以龍和麒麟的不凡,來比喻人的杰出。
粲(càn):鮮明。
騁:發揮才能。徑寸翰:形容大手筆。白頭吟【漢】卓文君皚如山上雪,皎若云間月。聞君有兩意,故來相決絕。今日斗酒會,明旦溝水頭。躞蹀御溝上,溝水東西流。凄凄復凄凄,嫁娶不須啼。愿得一心人,白頭不相離。竹竿何裊裊,魚尾何簁簁!男兒重意氣,何用錢刀為!注 釋:白頭吟:樂府《楚調曲》調名。據《西京雜記》卷三載,蜀地巨商卓王孫的女兒卓文君,聰明美麗,有文采,通音樂。孀居在家時,與司馬相如相愛,私奔相如,因生計艱難,曾得到卓王孫的資助。司馬相如得勢后,準備娶茂陵的一個女子為妾,卓文君得知就寫了一首《白頭吟》給他,表達自己的哀怨之情,相如因此打消了娶妾的念頭。后世多用此調寫婦女的被遺棄。皚:白。皎:白。斗:盛酒的器具。這兩句是說今天置酒作最后的聚會,明早溝邊分手。躞(xiè)蹀(dié):走貌。御溝:流經御苑或環繞宮墻的溝。簁(shāi)簁:形容魚尾像濡濕的羽毛。在中國歌謠里釣魚是男女求偶的象征隱語。這里用隱語表示男女相愛的幸福。錢刀:古時的錢有鑄成馬刀形的,叫做刀錢。所以錢又稱為錢刀。大子夜歌二首·其二【唐】陸龜蒙絲竹發歌響,假器揚清音。不知歌謠妙,聲勢出口心。注 釋:《大子夜歌》,是《子夜歌》的一種變調。據說有個叫“子夜”的女子創制了這個聲調。這首詩寫的是歌謠之妙。假器:借助于樂器。聲勢出口心:聲音出口卻表現著歌者的內心。春江花月夜【唐】張若虛春江潮水連海平,海上明月共潮生。滟滟隨波千萬里,何處春江無月明!江流宛轉繞芳甸,月照花林皆似霰。空里流霜不覺飛,汀上白沙看不見。江天一色無纖塵,皎皎空中孤月輪。江畔何人初見月?江月何年初照人?人生代代無窮已,江月年年望相似。不知江月待何人,但見長江送流水。白云一片去悠悠,青楓浦上不勝愁。誰家今夜扁舟子?何處相思明月樓?可憐樓上月徘徊,應照離人妝鏡臺。玉戶簾中卷不去,搗衣砧上拂還來。此時相望不相聞,愿逐月華流照君。鴻雁長飛光不度,魚龍潛躍水成文。昨夜閑潭夢落花,可憐春半不還家。江水流春去欲盡,江潭落月復西斜。斜月沉沉藏海霧,碣石瀟湘無限路。不知乘月幾人歸,落月搖情滿江樹。少年行四首【唐】王維新豐美酒斗十千,咸陽游俠多少年。相逢意氣為君飲,系馬高樓垂柳邊。出身仕漢羽林郎,初隨驃騎戰漁陽。孰知不向邊庭苦,縱死猶聞俠骨香。一身能擘兩雕弧,虜騎千重只似無。偏坐金鞍調白羽,紛紛射殺五單于。漢家君臣歡宴終,高議云臺論戰功。天子臨軒賜侯印,將軍佩出明光宮。注釋:
新豐:在今陜西省臨潼縣東北,盛產美酒。
羽林郎:漢代禁衛軍官名,無定員,掌宿衛侍從,常以六郡世家大族子弟充任。后來一直沿用到隋唐時期。
驃騎:指霍去病,曾任驃騎將軍。
漁陽:古幽州,今河北薊縣一帶,漢時與匈奴經常接戰的地方。
擘:張,分開。一作“臂”。
雕弧:飾有雕畫的良弓。
重:一作“群”。
白羽:指箭,尾部飾有白色羽翎。
五單于:原指漢宣帝時匈奴內亂爭立的五個首領。漢宣帝時,匈奴內亂,自相殘殺,諸王自立分而為五。這里比喻騷擾邊境的少數民族諸王。
歡宴:指慶功大宴。
云臺:東漢洛陽宮中的座臺,明帝時,曾將鄧禹等二十八個開國功臣的像畫在臺上,史稱“云臺二十八將”。
軒:殿前濫檻。
明光宮:漢宮名,公元前101年(漢武帝太初四年)秋建。俠客行【唐】李白趙客縵胡纓,吳鉤霜雪明。銀鞍照白馬,颯沓如流星。十步殺一人,千里不留行。事了拂衣去,深藏身與名。閑過信陵飲,脫劍膝前橫。將炙啖朱亥,持觴勸侯嬴。三杯吐然諾,五岳倒為輕。眼花耳熱后,意氣素霓生。救趙揮金槌,邯鄲先震驚。千秋二壯士,烜赫大梁城。縱死俠骨香,不慚世上英。誰能書閣下,白首太玄經。注 釋:
趙客:燕趙之地的俠客。自古燕趙多慷慨悲歌之士。《莊子·說劍》:“昔趙文王好劍,劍士夾門而客三千余人。”
縵,沒有花紋。胡纓,古時將北方少數民族通稱為胡;纓,系冠帽的帶子。縵胡纓,即少數民族沒有花紋的帶子。這句寫俠客的冠帶。
吳鉤:寶刀名。霜雪明,謂寶刀的鋒刃像霜雪一樣明亮。
颯沓:群飛的樣子,形容馬跑得快。
信陵:信陵君,戰國四公子之一,為人禮賢下士,門下食客三千余人。
朱亥、侯嬴:都是信陵君的門客。朱本是一屠夫,侯原是魏國都城大梁東門的門官,兩人都受到信陵君的禮遇,都為信陵君所用。炙,烤肉。啖,吃。
啖朱亥:讓朱亥來吃。
素霓:白虹。古人認為,凡要出現不尋常的大事,就會有不尋常的天象出現,如“白虹貫日”。
烜赫:形容聲名盛大。大梁城:魏國都城,今河南開封。
太玄經:西漢揚雄的一部哲學著作。揚雄曾在皇帝藏書的天祿閣任校刊工作。古離別【南北朝】江淹遠與君別者,乃至雁門關。黃云蔽千里,游子何時還。送君如昨日,檐前露已團。不惜蕙草晚,所悲道里寒。君在天一涯,妾身長別離。愿一見顏色,不異瓊樹枝。菟絲及水萍,所寄終不移。注 釋:
蕙草:一種香草。
顏色:表情,神色。
瓊樹枝:這里指女子潔麗的容顏。
寄:寄托。紀遼東二首【隋】楊廣遼東海北翦長鯨,風云萬里清。方當銷鋒散馬牛,旋師宴鎬京。前歌后舞振軍威,飲至解戎衣。判不徒行萬里去,空道五原歸。秉旄仗節定遼東,俘馘變夷風。清歌凱捷九都水,歸宴洛陽宮。策功行賞不淹留,全軍藉智謀。詎似南宮復道上,先封雍齒侯。注 釋:海北:渤海北面。翦(jiǎn):剪除。長鯨:此指與隋朝對立的高句麗。風云:指硝煙彌漫的戰場氣氛。萬里清:指戰爭結束后萬里晴空,一切都回歸平靜。銷鋒:熔化、銷毀兵器。鎬京:西周首部,在西安東南灃水東岸。判:截然不同。旄:代指用牦牛尾裝飾的旗子。節:古稱司節、竹節。滿族敲擊打鳴樂器。馘(guó):割下左耳。九都水:當作丸都水。丸都,在吉林集安市。高句麗王都所在。不淹留:指不滯留,不吝嗇封賞。詎:怎能,難道。南宮:唐及以后,尚書省六部統稱為南宮。雍齒:漢代的人名。這里運用的是典故。劉邦最忌恨雍齒,因為他雖然功勞多,但太張狂,幾次想把他殺掉。劉邦定國后,封賞故舊親近,誅伐舊日私怨,張良力諫劉邦封賞夙怨雍齒,用來安定群臣之心。昔昔鹽【南北朝】薛道衡垂柳覆金堤,蘼蕪葉復齊。水溢芙蓉沼,花飛桃李蹊。采桑秦氏女,織錦竇家妻。關山別蕩子,風月守空閨。恒斂千金笑,長垂雙玉啼。盤龍隨鏡隱,彩鳳逐帷低。飛魂同夜鵲,倦寢憶晨雞。暗牖懸蛛網,空梁落燕泥。前年過代北,今歲往遼西。一去無消息,那能惜馬蹄。注 釋:
昔昔鹽:隋唐樂府題名。明代楊慎認為就是梁代樂府《夜夜曲》。昔昔,夜夜的意思。鹽,即艷,曲的別名。金堤:即堤岸。堤之土黃而堅固,故用“金”修飾。蘼(mí)蕪(wú):香草名,其葉風干后可做香料。復:又。沼(zhǎo):池塘。桃李蹊(xī):桃李樹下的路。秦氏女:指秦羅敷。漢樂府詩《陌上桑》:“秦氏有好女,自名為羅敷。羅敷喜蠶桑,采桑城南隅。”竇家妻:指竇滔之妻蘇蕙。竇滔為前秦苻堅時秦州刺史,被謫戍流沙,其妻蘇蕙織錦為回文詩寄贈。蕩子:在外鄉漫游的人,即游子。風月:風月之夜。恒:常。斂:收斂。千金笑:一笑值千金。雙玉:指雙目流淚。盤龍:銅鏡背面所刻的龍紋。隨鏡隱:是說鏡子因為不用而藏在匣中。盤龍隨鏡隱:思婦無心打扮,用不著鏡子。彩鳳:錦帳上的花紋是鳳形。逐帷低:是說帷帳不上鉤而長垂。思婦懶得整理房間,故帷帳老是垂掛著。“飛魂”句:意謂夜里睡不著,就像夜鵲見月驚起而神魂不定。飛魂,一作“驚魂”。同夜鵲,形容像夜鵲那樣神魂不定。漢末曹操《短歌行》:“月明星稀,烏鵲南飛。繞樹三匝,何枝可依。”倦寢憶晨雞:像晨雞那樣早起不睡。倦寢,睡覺倦怠,即睡不著。牖(yǒu):窗戶。空梁:空屋的房梁。代:代州,治所在今山西省代縣。遼:遼水,在今遼寧省境內,即遼河。那能:奈何這樣。惜馬蹄:愛惜馬蹄,指不回來。東漢蘇伯玉妻《盤中詩》:“家居長安身在蜀,何惜馬蹄歸不數。”敕勒歌【南北朝】佚名敕勒川,陰山下。天似穹廬,籠蓋四野。天蒼蒼,野茫茫。風吹草低見牛羊。注 釋:
《敕勒歌》:敕勒(chì lè):種族名,北齊時居住在朔州(今山西省北部)一帶。
敕勒川:川:平川、平原。敕勒族居住的地方,在現在的山西、內蒙一帶。北魏時期把今河套平原至土默川一帶稱為敕勒川。
陰山:在今內蒙古自治區北部。
穹廬(qióng lú):用氈布搭成的帳篷,即蒙古包。
籠蓋四野(yǎ):籠蓋,另有版本作“籠罩”(洪邁《容齋隨筆》卷一和胡仔《苕溪漁隱叢話》后集卷三十一);四野,草原的四面八方。
天蒼蒼:蒼蒼:青色。蒼,青,天蒼蒼,天藍藍的。
茫茫:遼闊無邊的樣子。
見(xiàn):同“現”,顯露。李延年歌【漢】李延年北方有佳人,絕世而獨立。一顧傾人城,再顧傾人國。寧不知傾城與傾國?佳人難再得。注 釋:
傾:倒塌。
寧不知:怎么不知道。哀江頭【唐】杜甫少陵野老吞聲哭,春日潛行曲江曲。江頭宮殿鎖千門,細柳新蒲為誰綠?憶昔霓旌下南苑,苑中萬物生顏色。昭陽殿里第一人,同輦隨君侍君側。輦前才人帶弓箭,白馬嚼嚙黃金勒。翻身向天仰射云,一笑正墜雙飛翼。明眸皓齒今何在?血污游魂歸不得。清渭東流劍閣深,去住彼此無消息。人生有情淚沾臆,江水江花豈終極!黃昏胡騎塵滿城,欲往城南望城北。注 釋:少陵:杜甫祖籍長安杜陵。少陵是漢宣帝許皇后的陵墓,在杜陵附近。杜甫曾在少陵附近居住過,故自稱“少陵野老”。吞聲哭:哭時不敢出聲。潛行:因在叛軍管轄之下,只好偷偷地走到這里。曲江曲:曲江的隱曲角落之處。“江頭”一句:寫曲江邊宮門緊閉,游人絕跡。江頭宮殿:《舊唐書·文宗紀》:“上(文宗)好為詩,每誦杜甫《曲江行》(即本篇)......乃知天寶以前,曲江四岸皆有行宮臺殿、百司廨署。”王嗣奭《杜臆》卷二:“曲江,帝與妃游幸之所,故有宮殿。”為誰綠:意思是國家破亡,連草木都失去了故主。霓旌:云霓般的彩旗,指天子之旗。《文選》司馬相如《上林賦》:“拖蜺(同‘霓’)旌。”李善注引張揖曰:“析羽毛,染以五采,綴以縷為旌,有似虹蜺之氣也。”南苑:指曲江東南的芙蓉苑。因在曲江之南,故稱。生顏色:萬物生輝。昭陽殿:漢代宮殿名。漢成帝皇后趙飛燕之妹為昭儀,居住于此。唐人多以趙飛燕比楊貴妃。第一人:最得寵的人。輦:皇帝乘坐的車子。古代君臣不同輦,此句指楊貴妃的受寵超出常規。才人:宮中的女官。嚼嚙:咬。黃金勒:用黃金做的銜勒。仰射云:仰射云間飛鳥。一笑:楊貴妃因才人射中飛鳥而笑。正墜雙飛翼:或亦暗寓唐玄宗和楊貴妃的馬嵬驛之變。“明眸皓齒”兩句:寫安史之亂起,玄宗從長安奔蜀,路經馬嵬驛,禁衛軍逼迫玄宗縊殺楊貴妃。《舊唐書·楊貴妃傳》:“及潼關失守,從幸至馬嵬,禁軍大將陳玄禮密啟太子,誅國忠父子。既而四軍不散,玄宗遣力士宣問,對曰:‘賊本尚在。’蓋指貴妃也。力士復奏,帝不獲已,與妃訣,遂縊死于佛室。時年三十八,瘞于驛西道側。”清渭東流兩句:仇兆鰲注:“馬嵬驛,在京兆府興平縣(今屬陜西省),渭水自隴西而來,經過興平。蓋楊妃藳葬渭濱,上皇(玄宗)巡行劍閣,市區住西東,兩無消息也。”(《杜少陵集詳注》卷四)清渭,即渭水。劍閣,即大劍山,在今四川省劍閣縣的北面,是由長安入蜀必經之道。《太平御覽》卷一六七引《水經注》:“益昌有小劍城,去大劍城三十里,連山絕險,飛閣通衢,故謂之劍閣也。”人生兩句:意謂江水江花年年依舊,而人生有情,則不免感懷今昔而生悲。以無情襯托有情,越見此情難以排遣。 胡騎:指叛軍的騎兵。欲往城南句:寫極度悲哀中的迷惘心情。原注:“甫家住城南。”望城北:走向城北。北方口語,說向為望。望,一作“忘”。城北,一作“南北”。
塞上曲·其一【唐】王昌齡蟬鳴空桑林,八月蕭關道。出塞入塞寒,處處黃蘆草。從來幽并客,皆共塵沙老。莫學游俠兒,矜夸紫騮好。注 釋:
空桑林:桑林因秋來落葉而變得空曠、稀疏。
蕭關:寧夏古關塞名。
幽并:幽州和并州,今河北、山西和陜西一部分。
共:作“向”。
游俠兒:都市游俠少年。
矜:自夸。紫騮:紫紅色的駿馬。青青水中蒲二首【唐】韓愈青青水中蒲,下有一雙魚。君今上隴去,我在與誰居?青青水中蒲,長在水中居。寄語浮萍草,相隨我不如。
往期經典回顧

關注迷上詩詞微信公眾號,獲取更多圖文精彩內容


其他欄目
上网挣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