謝燕頡:探春《結海棠詩社信》賞析

作者:謝氏網 / 公眾號:xieshiw 發布時間:2019-10-24

謝氏
文化探春《結海棠詩社信》賞析
探春《結海棠詩社信》賞析
謝燕頡
(一)
為結海棠詩社,賈探春給賈寶玉的信札說:
娣探謹奉二兄文幾:前夕新霽,月色如洗,因惜清景難逢,詎忍就臥,時漏已三轉,猶徘徊于桐檻之下,未防風露所欺,致獲采薪之患。昨蒙親勞撫囑,復又數遣侍兒問切,兼以鮮荔并真卿墨跡見賜,何痌瘝惠愛之深哉!今因伏幾憑床處默之時,因思及歷來古人中處名攻利敵之場,猶置一些山滴水之區,遠招近揖,投轄攀轅,務結二三同志盤桓于其中,或豎詞壇,或開吟社,雖一時之偶興,遂成千古之佳談。娣雖不才,竊同叨棲處于泉石之間,而兼慕薛林之技。風庭月榭,惜未宴集詩人;簾杏溪桃,或可醉飛吟盞。孰謂蓮社之雄才,獨許須眉;直以東山之雅會,讓余脂粉。若蒙棹雪而來,娣則掃花以待。此謹奉。
見《紅樓夢》第三十七回“秋爽齋偶結海棠社,蘅蕪苑夜擬菊花題”。娣,古時候哥哥、姐姐稱妹妹為娣。文幾,即供讀書作文的書桌;亦作文人間書信用語。前夕,指某一特殊事件即將發生的時期。新霽,即雨雪后初晴。清景,猶清光;清麗的景色。詎,難道;豈。表示反問。漏,即漏壺的簡稱,借指時刻。徘徊,表示在一個地方來回走動,或比喻猶豫不決,也比喻事物在某個范圍內來回浮動、起伏。檻,指防護花木的柵欄。欄桿。采薪之患,指病了不能打柴。自稱有病的婉辭。問切,即中醫望聞問切其二。問指詢問癥狀;切指摸脈象。見賜,指受人饋贈的謙辭。痌瘝,即病痛;疾苦。惠愛,即仁愛。處默,即心無雜念。名攻利敵,指為了爭名奪利而互相敵對和攻擊。些山滴水,指彈丸山巒,點滴水流。遠招近揖,即對遠近友人,熱情相邀,禮貌相待。投轄攀轅,形容真情結友。盤桓,意思是徘徊、逗留;周旋、交往;盤旋、曲折回繞;滯留;游樂。詞壇,指填詞界的文壇。不才,沒有才能、無才能者、不成材、不名譽、對自己的謙稱等。叨,指叨叨沒完沒了地說。叨咕,小聲絮叨。謙辭,表示受到(別人好處)。棲處,即棲居,寄居;寄居的地方。泉石,指山水。孰謂,即誰料。孰,誰,哪個人或哪些人。謂,說也。蓮社,為佛教團體名稱,以念佛為主旨之團體名。雄才,指出眾的才能。須眉,指胡須和眉毛,古時男子以胡須眉毛稠秀為美,故以為男子的代稱。直以,即不彎曲。引申為只不過是因為。雅會,指風雅的集會,常用于各大文學詩豪用以切磋詩詞的會所。東山,位于浙江省紹興市上虞區西南。雅會東山,常泛指與友人一起遨游山水,吟詩作文。脂粉,即胭脂水粉。棹雪,指乘船穿過雪花而來。
此信扎說的是,妹探春恭謹奉上二哥哥的書桌:正值雨后初晴,月明如洗,因為珍惜這千載難逢的清麗景色,豈能倒頭就睡。時計時漏壺已經轉了三轉,還徘徊在桐木欄桿之下,也未防備風露的侵入,而導致疾病之患。昨天承蒙您親自勞身,給予撫慰囑咐,又幾次派遣侍兒前來詢問癥狀并細摸脈象,同時將鮮荔并顏真卿的墨寶饋贈,為何在我病痛中能仁愛如此之深!今或伏在桌幾上、或憑籍在床上,心無半點雜念之時,因而想到歷來古人之中,即使處在為了爭名奪利而互相敵對和攻擊的場合之下,還添置了一些山巒、水域之區,對遠近的友人,熱情相邀,禮貌相待,真情結友,務必結交二三同志,從而交往于其中,或是建立填詞的文壇,或是開設詩社,雖然是一時間偶而興趣,于是卻成為千古之美談。妹雖然無才,卻私下里同樣絮叨要居住于山水之間,而且又羨慕薛寶釵、林黛玉的詩賦技能。風拂庭院,月明水榭,可惜并未設宴以會集詩人;簾前杏花,溪上桃花,或許可以醉得飛了起來,手捧杯盞吟哦其間。誰料蓮社那些出眾的詩才,歷來只允許是男子;只不過是后因為東山的風雅集會,才讓點席位給我們女子。如若承蒙您能乘冰船穿雪花而來,妹則會打掃花徑熱情以迎。特此,恭謹奉上。
(二)
信扎中“直以東山之雅會,讓余脂粉”,說的是六朝才女謝道韞。
據《晉書》列傳第六十六載:“王凝之妻謝氏,字道韞,安西將軍奕之女也。聰識有才辯。叔父安嘗問:‘《毛詩》何句最佳?’道韞稱:‘吉甫作頌,穆如清風。仲山甫永懷,以慰其心。’安謂有雅人深致。又嘗內集,俄而雪驟下,安曰:‘何所似也?’安兄子朗曰:‘散鹽空中差可擬。’道韞曰:‘未若柳絮因風起。’安大悅。”
據《世說新語箋疏》載:“謝太傅寒雪日內集,與兒女講論文義。俄而雪驟,公欣然曰:‘白雪紛紛何所似?’兄子胡兒曰:(胡兒,謝朗小字也。續晉陽秋曰:‘朗字長度,安次兄據之長子。安蚤知之。文義艷發,名亞于玄,仕至東陽太守。’)‘撒鹽空中差可擬。’兄女曰:‘未若柳絮因風起。’公大笑樂。即公大兄無奕女,左將軍王凝之妻也。(王氏譜曰:‘凝之字叔平,右將軍羲之第二子也。歷江州刺史、左將軍、會稽內史。’晉安帝紀曰:‘凝之事五斗米道。孫恩之攻會稽,凝之謂民吏曰:‘不須備防,吾已請大道,許遣鬼兵相助,賊自破矣。’既不設備,遂為恩所害。‘婦人集曰:‘謝夫人名道蘊,有文才。所著詩、賦、誄、頌傳于世。’)”
說的是謝安隱居會稽始寧東山期間,常召集子侄在一起討論《毛詩》之類學問,謝道韞也因懷“柳絮才”而載譽千古。
“蒙學之冠”《三字經》稱贊說:“蔡文姬,能辨琴;謝道韞,能詠吟。彼女子,且聰敏,爾男子,當自警。”
《幼學瓊林》則說:“阿大中郎,道韞雅稱叔父;吾家龍文,楊素比美侄兒。”阿大就是謝安,中郎就是謝萬。
據《世說新語箋疏》賢媛第十九載:“王凝之謝夫人既往王氏,大薄凝之。既還謝家,意大不說。太傅慰釋之曰:‘王郎,逸少之子,人材亦不惡,汝何以恨乃爾?’答曰:‘一門叔父,則有阿大、中郎。群從兄弟,則有封、胡、遏、末。(封胡,謝韶小字。遏末,謝淵小字。韶字穆度,萬子,車騎司馬。淵字叔度,奕第二子,義興太守。時人稱其尤彥秀者。或曰封、胡、遏、末。封謂朗,遏謂玄,末謂韶,朗玄淵,一作胡謂淵,遏謂玄,末謂韶也。)不意天壤之中,乃有王郎!’”
謝道韞出生名門。曾祖父謝衡,字衡再,官守博士、國子博士、國子祭酒、太子少傅、散騎常侍。祖父謝裒,字幼儒,又字幼裒,官瑯琊王掾吏、參軍、郡尉、太常卿、吏部尚書,封福祿伯。父親謝奕,字無奕,官剡令、安西將軍司馬、尚書、安西將軍、都督豫司冀并四州軍事、豫州刺史、假節、使持節,贈鎮西將軍。
謝道韞共有八個兄弟,分別是謝寄奴、謝探遠、謝淵、謝攸、謝靖、謝豁、謝玄、謝康。謝淵,字仲度,官義興太守,襲封熙壽子。謝靖,字季度,官散騎常侍、太常卿,封常樂縣侯。謝豁,字安度。謝玄,字幼度,官散騎常侍、使持節、都督會稽五郡諸軍事、車騎將軍、會稽內史,封康樂公,謚曰獻武。謝康,字超度,出繼于衛將軍謝尚,襲封咸亭侯。
另有三個妹妹,分別是謝道聆、謝道粲、謝道輝。謝道聆的丈夫順陽范少連,官太子洗馬。謝道粲丈夫高平郗恢,字道胤,身長八尺,美風姿,風神魁,官散騎侍郎、給事黃門侍郎、太子右衛率、雍州刺史,封東安伯。謝道輝的丈夫譙國龍亢桓石民,東晉名將,幼聰慧,及長,謝安即引之為參軍,督荊、江、豫軍事,以振武將軍領襄城太守,戍夏口,太元六年(381年),與長兄桓石虔擊敗前秦荊州刺史梁成于竟陵,后詔其以西中郎將、荊州刺史督荊州軍事,后升左將軍。
謝道韞是杰出的女詩人。古代名媛詩作青海省,但多以陰柔見長,而以宛轉細膩見勝,然而謝道韞的《泰山吟》(即《登山》)大筆揮灑,充滿著陽剛之氣。全詩大氣磅礴,恰如所詠泰山。細品之,即見其文才、氣度非凡。書中巾幗,不讓須眉。
另有《擬嵇中散詠松詩》,意思是望著那遙遠山峰上的松樹,在隆冬臘月也不會凋落。本想走到樹蔭下休息,仰望其萬仞之高。騰身跳躍卻不能升空,看來只能頓足等待仙人王喬前來幫忙。時勢啊不與我以機會,命運不定如在天空飄渺。
宋蒲壽宬認為謝道韞詠雪的詩句已登峰造極,且無與倫比。其《詠史八首·謝道韞》云:“當時詠雪句,誰能出其右。雅人有深致,錦心而繡口。此事難效顰,畫虎恐類狗。”
(三)
信扎中“孰謂蓮社之雄才,獨許須眉”,說的是廬山東林寺開鑿了東西兩個水池,栽種了白蓮。晉元興元年(402年),廬山慧遠大師與劉遺民、雷次宗等一百二十三人于廬山精舍無量壽佛像前建齋立誓,共期來生生西方。結社同修凈土,因號“蓮社”,又稱“白蓮社”。
據唐法照《凈土五會念佛誦經觀行儀》載:“晉時,有廬山慧遠大師,與諸碩德及謝靈運、劉遺民一百二十三人,結誓于廬山,修念佛三昧,皆見西方極樂世界。”
另據唐迦才《凈土論》序曰:“慧遠法師、謝靈運等,雖以愈期西境,終是獨善一身,后之學者,無所承習。”
又據唐飛錫《念佛三昧寶王論》載:“慧遠公從佛陀跋陀羅之藏授念佛三昧,與弟慧持,高僧慧永,朝賢貴士,隱逸清信宗炳、張野、劉遺民、雷次宗、周續之、謝靈運、闕公則等一百二十三人,鑿山為銘,誓生凈土。”
據《文諗少康往生西方凈土瑞應傳》載:“有朝士謝靈運、高人劉遺民等,并棄世榮,同修凈土,信士都一百二十三人,于無量壽像前,建齋立誓,遺民著文贊誦。”
時謝靈運已經成年,襲封康樂公,授員外散騎侍郎。曾經要求永久參加白蓮社,但慧遠大師以他心緒雜亂為由不予允許。對此他感到惋惜,后在為慧遠所作的誄文中說:“予志學之年,希門人之末,惜哉誠愿弗遂,永違此世!”
謝靈運既為山水詩開山鼻祖,故鐘嶸《詩品》將其詩列為《詩品》上品。
《詩品》中上品共十一人,謝靈運為其一;中品共三十九人,謝世基、謝瞻、謝混、謝惠連、謝脁五人在其中;下品共七十二人,謝莊、謝超宗二人在其中。
關于謝靈運,《詩品》說:“宋臨川太守謝靈運:其源出於陳思,雜有景陽之體。故尚巧似,而逸蕩過之,頗以繁蕪為累。嶸謂若人興多才高,寓目輒書,內無乏思,外無遺物,其繁富宜哉!然名章迥句,處處間起;麗典新聲,絡繹奔會。譬猶青松之拔灌木,白玉之映塵沙,未足貶其高潔也。初,錢塘杜明師夜夢東南有人來入其館,是夕,即靈運生於會稽。旬日,而謝玄亡。其家以子孫難得,送靈運於杜治養之。十五方還都,故名‘客兒’。”
“元嘉中,有謝靈運,才高詞盛,富艷難蹤,固已含跨劉、郭,陵轢潘、左。故知陳思為建安之杰,公幹、仲宣為輔。陸機為太康之英,安仁、景陽為輔。謝客為元嘉之雄,顏延年為輔。斯皆五言之冠冕,文詞之命世也。”
“至於謝客集詩,逢詩輒取;張騭《文士》,逢文即書:諸英志錄,并義在文,曾無品第。”
“昔曹、劉殆文章之圣,陸、謝為體貳之才,銳精研思,千百年中,而不聞宮商之辨,四聲之論。”
“王元長創其首,謝、沈約揚其波。”
“陳思贈弟,仲宣《七哀》,公幹思友,阮籍《詠懷》,子卿‘雙鳧’,叔夜‘雙鸞’”,茂先寒夕,平叔衣單,安仁倦暑,景陽苦雨,靈運《郲中》,士衡《擬古》,越石感亂,景純詠仙,王微風月,謝客山泉,叔源離宴,鮑照戍邊,太沖《詠史》,顏延入洛,陶公詠貧之制,惠連《搗衣》之作,斯皆五言之警策者也。所以謂篇章之珠澤,文彩之鄧林。”
“謝康樂嘗言:‘左太沖詩,潘安仁詩,古今難比。’”
“謝康樂云:‘張公雖復千篇,猶一體耳。’”
關于謝世基,《詩品》說:“晉處士郭泰機、晉常侍顧愷之、宋謝世基、宋參軍顧邁、宋參軍戴凱泰機:‘寒女’之制,孤怨宜恨。長康能以二韻答四首之美。世基‘橫海’,顧邁“鴻飛”。戴凱人實貧羸,而才章富健。觀此五子,文雖不多,氣調驚拔,吾許其進,則鮑照、江淹未足逮止。越居中品,僉曰宜哉。”
關于謝瞻、謝混亂,《詩品》說:“宋豫章太守謝瞻、宋仆射謝混、宋太尉袁淑、宋徵君王微、宋征虜將軍王僧達其源出於張華。才力苦弱,故務其清淺,殊得風流媚趣。課其實錄,則豫章仆射,宜分庭抗禮;徵君、太尉,可讬乘后車。征虜卓卓,殆欲度驊騮前。”
“先是郭景純用俊上之才,變創其體。劉越石仗清剛之氣,贊成厥美。然彼眾我寡,未能動俗。逮義熙中,謝益壽斐然繼作。”
“謝混云:‘潘詩爛若舒錦,無處不佳,陸文如披沙簡金,往往見寶。’”
“義熙中,以謝益壽、殷仲文為華綺之冠,殷不競矣。”
關于謝惠連,《詩品》說:“宋法曹參軍謝惠連:小謝才思富捷,恨其蘭玉夙凋,故長轡未騁。《秋懷》、《搗衣》之作,雖復靈運銳思,亦何以加焉。又工為綺麗歌謠,風人第一。《謝氏家錄》云:康樂每對惠連,輒得佳語。后在永嘉西堂,思詩竟日不就。寤寐間忽見惠連,即成‘池塘生春草’。故嘗云:‘此語有神助,非我語也。’”
“時謝惠連兼記室參軍,惠恭時往共安陵嘲調。末作《雙枕詩》以示謝。謝曰:‘君誠能,恐人未重。且可以為謝法曹造。’遺大將軍。見之賞嘆,以錦二端賜謝。謝辭曰:‘此詩,公作長所制,請以錦賜之。’”
關于謝脁,《詩品》說:“齊吏部謝脁:其源出於謝混,微傷細密,頗在不倫。一章之中,自有玉石,然奇章秀句,往往警遒,足使叔源失步,明遠變色。善自發詩端,而末篇多躓,此意銳而才弱也,至為后進士子之所嗟慕。朓極與余論詩,感激頓挫過其文。”
“次有輕薄之徒,笑曹、劉為古拙,謂鮑照羲皇上人,謝脁今古獨步。而師鮑照終不及“日中市朝滿”,學謝脁劣得“黃鳥度青枝”。徒自棄於高明,無涉於文流矣。”
“文通詩體總雜,善於摹擬,筋力於王微,成就於謝脁。”
“永明相王愛文,王元長等皆宗附之。約於時謝脁未遒,江淹才盡,范云名級故微,故約稱獨步。”
“子陽詩奇句清拔,謝脁常嗟頌之。”
關于謝莊,《詩品》說:“宋光祿謝莊:希逸詩氣候清雅,不逮於范、袁。然興屬閒長,良無鄙促也。”
“顏延、謝莊,尤為繁密,於時化之。故大明、泰始中,文章殆同書抄近任昉、王元長等,詞不貴奇,競須新事,爾來作者,浸以成俗。遂乃句無虛語,語無虛字,拘攣補衲,蠹文已甚。但自然英旨,罕值其人。詞既失高,則宜加事義。雖謝天才,且表學問,亦一理乎!”
“齊有王元長者,嘗謂余云:‘宮商與二儀俱生,自古詞人不知之。唯顏憲子乃云‘律呂音調’,而其實大謬。唯見范曄、謝莊頗識之耳。嘗欲進《知音論》,未就。‘”
“以訪謝光祿,云:‘不然爾,湯可為庶兄。’”
關于謝超宗,《詩品》說:“齊黃門謝超宗、齊潯陽太守邱靈鞠、齊給事中郎劉祥、齊司徒長史檀超齊正員郎鍾憲、齊諸暨令顏則、齊秀才顧則心檀、謝七君,并祖襲顏延,欣欣不倦,得士大夫之雅致乎!余從祖正員嘗云:‘大明、泰始中,鮑、休美文,殊已動俗,惟此諸人,傅顏陸體。用固執不如,顏諸暨最荷家聲。’”
(四)
《詩品》所評共一百二十二人,均源出《國風》和《楚辭》。
《國風》第一代傳人分為二支。一支是《古詩》,經劉楨至左思;另一支則是曹植。作為《詩品》全書中品第最高的詩人、中國詩歌抒情品格的確立者,曹植在詩史上具有“一代詩宗”的歷史地位。故明王士禎嘗論漢魏以來二千年間詩家堪稱“仙才”者,曹植、李白、蘇軾三人耳。
曹植傳人也分為二支。一支是陸機,另一支則是謝靈運。《國風》的第二代傳人陸機的傳人顏延之:“宋光祿大夫顏延之:其源出於陸機。尚巧似。體裁綺密,情喻淵深,動無虛散,一句一字,皆致意焉。又喜用古事,彌見拘束,雖乖秀逸,是經綸文雅才。雅才減若人,則蹈於困躓矣。湯惠休曰:‘謝詩如芙蓉出水,顏如錯彩鏤金。’顏終身病之。”
《國風》的第三代顏延之的傳人為謝超宗、丘靈鞠、劉祥、檀超、鍾憲、顏則、顧則心、任昉。
謝超宗(430—?),陳郡陽夏人,元嘉九年(432),祖父謝靈運受到誣陷,全家被貶謫到廣州,時謝超宗只有三歲。元嘉三十年(453),父親謝鳳去世后,才得返回都城建康。勤奮好學,具有文才,盛得名譽,宋孝武帝大為贊賞:“超宗殊有鳳毛,靈運復出矣!”此為“鳳毛麟角”之由來。
《詩經》,分出《國風》和《小雅》。《小雅》的傳人阮籍;《國風》的傳人為古詩和曹植。古詩的傳人依次為劉禎、左思;曹植的傳人為陸機和謝靈運。謝靈運雜有景陽之體;陸機的傳人為顏延之。顏延之的傳人有八,其中有謝超宗,即謝靈運的孫子。
《楚辭》的傳人為李陵。李陵的傳人有三,即班姬、王粲和曹丕。王粲的傳人有五,其中張華的傳人有七,其中謝氏有二,即謝混和謝瞻。謝混的傳人為謝脁。
既然“東山之雅會”說的是謝道韞,那么《紅樓夢》金陵十二釵正冊判詞說:“可嘆‘停機德’,堪憐‘詠絮才’。玉帶林中掛,金簪雪里埋。”說的就是林黛玉、薛寶釵。
曹雪芹在《紅樓夢》或《石頭記》中,多次提到謝氏家族,或許“賈史王薛”其實就是“王謝假史”。
今湖南謝志明宗長的《〈紅樓夢〉作者新考》和《紅樓湘婁文化考》說,《石頭記》的始作者應是個名叫“謝三曼”的女性,宛如“妙玉”之人。
▍文章來自:謝燕頡
▍編輯:謝氏網文化傳媒
▍聯系電話:15677189169
▍法律顧問:寶樹法律聯盟謝氏QQ千人總群①:22459470(超級群)
②:13579493(超級群)③:30437243(免費)
站長電話:19977197909官方網站:www.xieshi.org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歌曲 家訓 族譜 字輩推薦
★[謝氏族歌]現場版 ★廣西與廣東謝氏字輩
★[謝氏族歌]MTV首播 ★江蘇江西、海南字輩
★[謝氏會歌]男女合唱 ★河北河南、湖北湖南
★[謝氏族譜]申伯+炎帝★四川重慶福建字輩
★[謝氏家訓]13章+24條★安徽山東謝氏字輩寶樹同城 寶樹微商城贊賞

關注謝氏網微信公眾號,獲取更多圖文精彩內容


其他欄目
上网挣钱